您当前的位置 :月城纪检监察 > 工作动态 > 正文
投稿

档案君|沉睡二十年的遗书:一段亲情与信仰的传奇,隆化张婉婉照片

2017/12/14 来源:月城纪检监察网 责任编辑:月城纪检

  

 

  三、生离

  赵一曼的两封遗书,承载着一位母亲的浓厚亲情。为了理想的实现,这些革命者们牺牲了太多的亲情! 

  在艰苦卓绝的革命年代,为了工作需要,一个人用多个化名是很正常的事儿。现在我们知道,赵一曼,本名李坤泰,字淑宁,曾化名李一超,到抗联工作后化名赵一曼。她的战友朱新阳(曾任齐齐哈尔市首任市长)曾问她为什么取这个化名,她解释说:“我喜欢‘一’字,所以自己起的名字都带个‘一’字,一超、一曼,意思指一生革命,一心一意,一贯到底,决不改变。曼,有长的意思,美的意思。因为有的老百姓说我是赵尚志的妹妹,那我就姓一回赵吧。再说,它还在百家姓里排第一呢!” 

  1928年5月1日,正在莫斯科学习的赵一曼与黄埔同学陈达邦结为伉俪。可是,他们结婚才几个月时间,赵一曼就要按照组织安排回国,当时她已经怀孕4个多月了。陈达邦劝她生完孩子再回国。她说:“党的决定,不能还价。”就这样,赵一曼一个人回来了,谁也没想到,这一别竟然成为夫妻间的诀别。1929年1月21日,赵一曼几经磨难,在宜昌一个工人的房子里,生下一个男孩。那天正好是列宁去世五周年,孩子又孕育于列宁的故乡,所以她为孩子取名“宁儿”。 

  然而,宁儿的命运并不安宁。赵一曼从事的是极其危险的地下工作,带着孩子多有不便。她到上海后,与丈夫的堂妹陈琮英一起工作。经过商议,她决定把孩子送回丈夫的老家,请亲戚代为抚养。这个请求得到组织的批准,党组织还批给了路费和假期。临走前,她抱着孩子到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,这也是她和儿子留下的唯一纪念。 

  照片拍好后,赵一曼把一张寄给远在他乡的丈夫,一张交给一位同志,希望她能转交给自己的姐姐李坤杰。从照片上,我们可以看出赵一曼眼中那慈爱温柔的目光。然而,为了理想,她只有接受骨肉分离的现实。 

  1930年4月,赵一曼和陈琮英一起,把宁儿送到武汉,交给丈夫的堂兄陈岳云抚养。就这样,她在孩子的哭喊声中,硬起心肠,留泪离去。 

  此后,她再也没能见到自己的儿子。直到就义之前,她心中最惦念的也是这个孩子。 

  四、寻母 

电影《赵一曼》宣传海报。图片来自网络

  1950年,新中国拍摄的电影《赵一曼》在全国放映。当时正在中国人民大学外交系读书的陈掖贤几次看过这部电影,被主人公的英雄事迹感动。但是,他并不知道银幕上这位女英雄,和自己是什么关系。他到处打听母亲的下落,却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。直到1955年,赵一曼的小姑子陈琮英(任弼时夫人)遇到她当年的战友冯仲云(曾任抗联第三军政委),才知道李一超就是赵一曼。同时,赵一曼的姐姐李坤杰也通过多方打听,并拿着赵一曼的照片,请有关部门到东北赵一曼战斗过的地方辨认,终于得到组织的正式确认:赵一曼就是李一超。这时,已经是1956年了,赵一曼牺牲已有20年。1957年,陈掖贤到东北烈士纪念馆凭吊母亲,见到了遗书的中译本,抄录下来,后来留给了自己的女儿。 

 

图为陈掖贤手抄的赵一曼遗信 

  誓志为人不为家,涉江渡海走天涯。 

  男儿岂是全都好,女子缘何分外差。 

  未惜头颅新故国,甘将热血沃中华。 

  白山黑水除敌寇,笑看旌旗红似花。  

  赵一曼生前所写的这首诗抒发了一个英姿飒爽、忧国忘家的女战士抗击日寇、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。 

  她是钢铁般的战士,她是慈祥的母亲,她是有血有肉的共产党员,她是值得我们永远铭记的先烈——赵一曼。 

猜您喜欢:
免费注册赠金娱乐城
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免责申明: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小心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