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月城纪检监察 > 纪检新闻 > 正文
投稿

那个女的是我叔叔的女朋友塑料叔侄情无语,一舞成名脚谱

2018/01/12 来源:月城纪检监察网 责任编辑:月城纪检

  

亲热完,还笑眯眯的莉莉一秒变脸,突然撕扯自己的内衣,捶胸顿足放声大哭:“你居然对我做这种事,你不是人……”

24岁的小胡懵了。

10分钟前,小胡在自己住处的隔壁房间,和女子莉莉(化名)亲热,准备离开时,莉莉忽然一把拉住了他。

他还没反应过来,更狗血的事情发生了,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,他的叔叔老曹走进来,一声不吭,掏出手机开始拍照……

莉莉是叔叔老曹的女朋友,这个小胡也是知道的,但是,“你……你不是自愿的吗?”小胡赤身裸体,百口莫辩。

老曹把他摁到椅子上,从兜里掏出一张“借款合同”,逼着小胡在上面签字画押:“你这小子,专干对不起我的事,这笔钱就算是赔我的精神损失费!”

 

小胡身上多处受伤

借款合同是打印的,金额和日期处空着,在老曹的逼迫下,小胡颤抖着手签了这张“借条”,按照内容,他需要在一年以内支付老曹8万元。

 

小胡在工地上做塔吊工,每月工资6500元,8万他不吃不喝要挣一年。

抖着手签完合同,小胡又心酸又肉痛,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越想越不对劲。

明明是莉莉叫自己过去的,为什么忽然变脸?老曹怎么就回来的这么巧,身上还提前准备好了合同?

“他们这是联合起来设局坑我!”小胡从床上跳起来,直奔康桥派出所。

当时是1月8日凌晨4点多,值班民警给他做了笔录。

“我中套了,有人敲诈我!”

“谁敲诈你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就是一个女的叫我去房间,然后有人进来捉奸……”小胡脸红了,支支吾吾半天,一直没敢直视民警。话也讲得很含糊,只是反复强调,自己签借款合同,完全是被逼的。

民警一听,心里大概有了数--这不是典型的“仙人跳”吗?

“你和他们怎么认识的?知不知道他们是谁?”

小胡头压得更低了:“那个男的是我亲戚,论辈分,我叫他叔叔;那个女的……是我叔叔的女朋友。”

民警很无语,这真是,塑料叔侄情啊。

天一亮,民警就到工地上,把老曹和莉莉带回了派出所。

 

起初,两人“一致对外”,坚称是小胡见色起意,对莉莉图谋不轨;后来,民警分别对他们进行了审讯,两人终于说了实话。

 

 

原来,小胡和老曹都是从贵州老家来杭打工的,老曹是包工头,小胡是塔吊工。莉莉老家湖南,也在工地上干活,一来二去,三个人慢慢熟悉起来。

老曹和莉莉年龄相仿,虽然老曹已有家室,但朝夕相处,他对离异的莉莉动了心。

“我跟我老婆感情不好的,已经准备要离婚了。”

就这样,莉莉成了老曹的女友,两人住进了一间宿舍。

小胡的房间就在隔壁,两个房间当中只隔了一块木板,隔音效果很差。

有几次,老曹出差,小胡就敲敲木板,得到允许后,去莉莉的房间里坐一会儿。

 

 

 

事发现场

莉莉比小胡大15岁,虽然也在工地上干活,但皮肤很白,风韵犹存。趁着老曹不在,她和小胡私下相会过两次。

第三次是在去年12月21日,当天晚上,老曹从义乌出差回来,在自己的宿舍里发现了一根烟蒂和几张用过的纸巾。他当即质问莉莉,是不是有别的男人来过?

 

 

莉莉禁不住老曹打骂,最终承认了,但她说,是小胡“强暴”了她,怕老曹不信,她还拿起水果刀割了腕,以表“忠心”。

莉莉被送到医院救治,老曹则狠狠训了小胡一顿,逼着他掏了6000块钱医药费。

原本这事就这么过了,可想到侄子之前做的过分事,老曹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,总觉得得让小胡好好“出点血”。

他思来想去,和莉莉商量着,让她再约一次小胡,自己躲在门口捉奸……

老曹怎么也没想到,小胡居然敢去报警。

因涉嫌敲诈勒索,老曹和莉莉已经被康桥派出所刑拘。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。

都市快报记者林琳通讯员史晓军朱权超 

猜您喜欢:
瑞丰国际娱乐城
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免责申明: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,如果不小心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。